当前位置:
首页
> 税收宣传 > 税收专题 > 土地增值税专题 > 政策解读
 
 
征收房地产税有无法理基础

2016-11-17 08:44:48 字体:【

  正方:不存在法理学理障碍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认为,开征房地产税不存在法理上的硬障碍。反对者的第一个重要论据是“房地产开发的一级环节有土地出让金,后面在保有环节开征税收,就是重复征收”。当然,很多老百姓愿意听这个话,但这一点理由在理论上和实践中都不能获得认定。实践中,在市场经济中,反映土地使用权的地租和反映公共分配的住房保有环节税收的并行不悖,是基本事实。从学理上说,土地出让金是土地所有者经济权利形成的收入,而不动产保有环节的税收是国家凭借社会管理者的政治权力形成的收入。各自的依据不一样,这两种收入不是二者必取其一的关系。
  第二个是不断有人在说,“国外都是土地私有,对私有土地上的不动产包括住房征税说得过去。中国全部都是国有土地,国有土地上的住户只有土地使用权,房子跟几十年土地使用权在一起的,到期后,怎么办还不明不白。有什么道理和住房一起征一道税?如果让土地私有归我,我愿意缴这个税。”
  很多人听了这观点,都认为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但客观地讲,该观点从实践和理论上也是不成立的。国外的情况我了解了一下,像英国,它的土地分为两种,一种叫做freehold,一种叫做leasehold,freehold就是终极产权和使用权打通的,是一体化的。leasehold就不一样,必须签一个契约,终极产权和这个使用权是分离的。不论是这两种情况中的哪一种,称为council tax的不动产税是全覆盖的。英国的土地除了私有之外,还有皇家持有,还有公有(包括不同政府层级的公有,还有公共团体所有)。而无论不动产最终产权在哪里,不动产税原则上是全覆盖的。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就更清楚了。香港的土地总体来说没有私有产权,但住房保有环节要缴名为“差饷”的房地产税。所以,不能说只有对终极私有的土地所有权,才能承认房地产税法理上无障碍。
  也就是说认为开征房产税不合法的人认为,财产税征税有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对产权的确认,只有充分承认这个产权才能征税。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安体富也认为,开征房地产税与所有权无关。
  土地使用权作为“用益物权”,完全可以作为征税的标的物。用益物权,是物权的一种,是指非所有人对他人之物所享有的占有、使用、收益的排他性的权利。我国《物权法》明确规定:“用益物权人是对他人所有的不动产或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可见,从法律的意义上讲,国有土地的使用权是物权中用益物权的一种,居民在一定期限内可以占有和使用,并且未来通过交易可以实现增值的收益,这种权利有排他性,因此完全可以作为征税的标的物,这在法理上是行得通的。
  同时,按房价(包含土地出让金)征房地产税也不存在重复征税问题。有观点认为,取得住房时,下面的地皮已经在开发环节收了70年使用权的出让金,到保有环节如果每年再征税,就是重复征税。这是错误理解了“重复征税”概念。所谓“重复征税”,通常是指同一个税种对同样课税对象,由于其加工环节不同,而进行的多次征税。这主要发生在流转税方面。如生产型的增值税,由于对产品中的固定资产不予抵扣,从而会产生重复征税问题。
  但对于不同税种来说,就不能笼统概括为“重复征税”。目前中国实际开征的税种有18种,有的国家有20多种,30多种,普遍实行的是多种税、多环节、多次征的复合税制。比如,企业流转环节缴税后,还要对所得缴企业所得税,职工取得工薪收入,还要缴个人所得税等,这不能叫重复征税,因为它们的课税对象不同。
  反方:存在一定的合法性障碍
  有学者认为,无论是依照现行的《房产税暂行条例》将非营业性居住用房纳入计征范围,还是参照主要发达国家房产税税制设计重新立法,都存在的一个问题是:我国土地所有权归国家所有,土地使用者不具有土地所有权。土地使用者缴纳的土地出让金是使用权转移产生的租金。因此,本应针对房产所有者征收的房产税,如果向不拥有土地所有权,只有土地使用权加房产所有权的房产所有者征收,确实存在一定的合法性障碍。此外,房产税是按房屋的计税余值或租金收入为计税依据,向产权所有人征收的一种财产税。如果将土地放在一边,只看房屋的价值,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房屋不仅不会升值而且会折旧减值。换言之,真正的房产税税基是房屋连同其占有的土地,而非房屋本身。
  原国家税务总局科研所所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曾国祥认为,房产税是一种财产税,包括房屋所有人拥有的地面上的房屋即不动产以及房屋所建所在的宅基地。无论是在城市还是农村,房屋所有人所购买所拥有的房屋价格,不但包括房屋——不动产的价格,而且包括土地价格。然而,按照现行的法律法规,城市居民所购买的房屋其土地使用权仅有70年,居民对自己房地产的所有权是不完全的。因此,对于居民开征房地产税,既没有理论基础,也没有法律制度基础,因此房产税的开征引起争议是必然的。
  他认为,应从两个方面来进行,首先,要明确房屋所在地(宅基地)的土地所有权,房地产税作为财产税的征税对象是城乡居民拥有的房地产,土地的所有权不明确,开征房地产税既缺乏理论根据,盲目仓促开征,更会造成许多矛盾和后遗症。土地制度的明确是开征房地产税的前提和基本条件。第二,房地产税的改革和调查研究(包括试点),应当先由全国人大协调国务院法制办、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及有关部委、大学院校和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制定并出台相关法律,如《房地产税法(草案)》,在此基础上广泛征求社会意见并进行修改,最终形成一个适用于全国的相关法律,各地都需依法办事,这是房产税开征的法律基础。
  复旦大学教授谢百三:房地产税不符合中国国情,不合理,不该征
  他认为,中国人买房时,大城市房价每平米高达6万、10万,其中交过一笔很大的70年土地使用费。而这笔70年土地使用费交了后,再交西方式房产税,是想从一只羊身上剥两张皮,不合理极了。
  如果征房产税,北上广深合宁厦苏,经济马上陷入冰点。房产、水泥、钢铁、铜、电解铝、玻璃、家具、汽车等42产业全部陷入冰点,失业人数急剧大增。中国经济崩溃了,财政部还收得到税吗?“义无反顾”也必须按经济规律、市场规律办事。

 

 



打印此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